雲咩

咩、咩、咩 ~

《柳善皓的特别位置》1

#现实向
#我见大家都觉得是善皓主动但其实我觉得是冠霖单恋善皓xd
#轻松向
#希望大家喜欢

赖冠霖恋爱了

恋上一个男人了

起初他都不相信,他可是个直男,会偷偷藏小黄书在床底下;会偷偷下载日本成人动作片,喜欢上男人真的是没可能,没可能! ! !

真的没可能吗?

呃......不知道......

到底冠霖是怎样发现自己恋爱的呢?
.
.
好像是个很漫长的故事啊......
.
.
.
刚刚入cube,一切的人和事都特别不熟悉,韩文不太懂,话又不多的他表示当时自己也只剩下脸了。
练习生中他最高,也最高冷,因为不安和焦躁,他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势。当十多位练习生坐在练习室里,抬头看着这位从他乡来到的帅哥,都不禁窃窃私语。唯有一...

《情人節-交往前》日常甜

#排球少年

#段子

#cp 影日、兔赤、及岩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今天是2月14日,情人節 —


影日

日向:影山、影山!你收到多少巧克力?

影山:比你多!

日向:不一定喔~(賊笑

影山:(青根)我收到一份告白的(奸笑)

日向:(臉青)什、什麼

影山:卡片裡寫:其實我喜歡你!但你一定不知道吧...... 處名還寫著:小、巨、人(超奸笑)

日向:還、還我!!!(臉紅耳赤

影山:(舉高)喔?果然是你—但是,不、要(低頭俯視

日向:(不斷跳)給、給我......!早知道沒有人喜歡...

排球cp小段子 —— 互喊名字
影日、兔赤、及岩、黑月


影日
雲白:請喊對方的名字
影山:為什麼?
日向:也不是不行啦......
影山:你這是什麼反應
日向:才不會喊!以後都不會!哼!
影山:也不是不想聽啦......
日向:哼!不給聽!
影山:翔、翔陽
日向:(紅紅紅紅紅)你、你這該死的傲嬌!!!

兔赤
雲白:請喊對方的名字
木兔:京治~~~~~(飛撲)
赤葦:(避開)木兔前輩,請不要這樣雲白:(請自行腦補:雅咩爹哭啦賽)
木兔:京治請看標題( ・᷄ὢ・᷅ )
赤葦:呃......
木兔:嗚......嗚......
赤葦:木、木兔前輩你怎麼啦?!別哭嘛,別哭別哭......
木兔:你果然是因為不忍心拒絕我才答應我的嗚......
赤葦:不是這樣的!!!(認真臉)
木兔:(呆)
赤葦:光、光太郎!
木兔:是!有什麼事?(((o(*゚▽゚*)o)))
赤葦:叫名字這種事......不是結婚以後才可以做的嗎......(什麼鬼)
木兔:(閃光眼)真的嗎?!!!那我現在是跟京治結婚了嗎?!(((o(*゚▽゚*)o)))
赤葦:不知道......可能......是吧......(羞)

及岩
雲白:請喊對方的名字
及川:阿一~~~~~
岩泉:以前不都一直這麼叫嘛
及川:就是嘛!好懷念以前阿一「徹、徹」地叫我的時候啊......
岩泉:不就一聲徹嗎?有什麼好羞?
及川:(黑線)喔~?那我們以後就這麼叫好了,反正沒什麼好羞的(腹黑笑)
難道你、羞、了、嗎?
岩泉:才、才沒有!!!
及川:那就最好了(壞笑)

附送

黑月
黑尾:螢,你不是沒膽說吧?還是說—— 你害羞啦?
月島:我沒有💢
黑尾:喔喔,果然是——
月島:(吻上)閉嘴,混蛋鐵朗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兔赤那段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啥了
就當是赤葦失靈+木兔依然單細胞吧
對不起呢,最滿意的竟然是最少字的黑月
因為感覺沒太occ
一直避免occ但不幸因為不敢看漫畫而對赤葦的性格認識不深
謝謝看了這文的大家(*≧ω≦)

排球少年聊天紀錄

#多cp(影日、兔赤、及岩、黑月、灰夜久、大菅)


群組名稱:排球笨蛋
群組管理員:及川



木兔:
大家知道我我看見什麼了嗎?!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

赤葦:
到底什麼回事?

黑尾:
我不信

及川:
及川先生很好奇所以你快點說吧(≧ω≦

木兔:
那天赤葦都在的

赤葦:
木兔前輩,我想還是別說好了......

月島:
快說,我很忙

黑尾:
月月竟然說話了(驚

木兔:
就是有次我跟赤葦跑去宮城的大學探前輩,可是他有事忙,我們很早就走了

赤葦:
然後木兔前輩就說:「難得來了宮城,不去看看小不點嗎?」

日向:
想起我真的好開心!!!但我不是小、不、點!

木兔:
到烏野時,沒人阻我們,所以我們就走進去啦

赤葦:
我可是有阻止過木兔前輩的

木兔:
然後聰明的赤葦就找到體育館,但可能已經太晚了,館內沒聲音,赤葦怕練習已經完了,但我還是不死心地跑去看看

赤葦:
夠了,木兔前輩,再說會爆炸的

及川:
別給我欲言又止!急死及川先生了!

岩泉:
混蛋川閉嘴

及川:
小岩Σ(゚д゚lll)

菅原:
我好像錯過了什麼( ・᷄ὢ・᷅ )

大地:
你好慢啊,孝支

黑尾:
墨鏡拜託

及川:
墨鏡拜託

灰羽:
一加入就要墨鏡是怎麼回事

月島:
我想聽正題

木兔:
戲玉來囉~

黑尾:
終於來了

夜久:
等太久了

灰羽:
夜久前輩一直都在嗎?!

木兔:
我攝手攝腳地走到地下氣窗看看,然後— !

及川:
你TM的到底什麼時候才說重點!氣死及川先生啦!

岩泉:
閉嘴

木兔:
然後我看見烏野那二傳手正在跟小不點接吻!!!

黑尾:
OMG Σ(゚д゚lll)

及川:
什麼 Σ(゚д゚lll)

赤葦:
木兔前輩你剛剛披露了他人的私人......

西谷:
什麼?!?!?!?!?!

田中:
你們不告訴前輩們是什麼意思?!?!

菅原:
就是嘛!

潔子:
真的嗎?

田中:
我、我、我在跟潔子小姐傳短信!!!

夜久:
終於(´▽`)

山口:
終於(´▽`)

灰羽:
為啥「終於」?

岩泉:
我還以為影山你這傢伙喜歡及川

影山:
怎麼可能(╯‵□′)╯︵┻━┻

及川:
小岩吃醋嗎?!不用怕喔~及川先生一直都愛著小岩喔~

月島:
笨蛋跟笨蛋......貨真價實的笨蛋情侶ψ(`∇´)ψ

狂犬:
岩泉前輩是我的

及川:
你有病嗎?!

岩泉:
你兩個都有病!!!

木兔:
大家還記得影日之吻嗎......

及川:
是喔,差點給忘了

黑尾:
都是因為你

夜久:
都是因為你

灰羽:
都是因為你

西谷:
都是因為你

田中:
都是因為你

及川:
好啦!我錯了!行了吧?!

日向:
沒有接吻的

影山:
同上

黑尾:
我才不信

仁花:
你們欺騙我感情(;´༎ຶД༎ຶ`)

山口:
我想應該不是假的啦......

月島:
為啥

山口:
因為有一次我也好像看見了......

月島:
什麼?!為啥不早說?!

菅原:
作為烏野的母親,竟然一直被蒙在鼓裏

大地:
作為烏野的父親,這個時候要安慰母親

東峰:
夠了

西谷:
我賭是真的(˶‾᷄ ⁻̫ ‾᷅˵)

田中:
我賭是真的(˶‾᷄ ⁻̫ ‾᷅˵)

黑尾:
我賭是真的(˶‾᷄ ⁻̫ ‾᷅˵)

夜久:
我賭是真的(˶‾᷄ ⁻̫ ‾᷅˵)

及川:
我賭是真的(˶‾᷄ ⁻̫ ‾᷅˵)

影山:
其、其實應該是角度問題......

日向:
就、就是!我怎麼可能跟這笨蛋接吻!

木兔:
明明就有!

赤葦:
......我也看到了

日向:
沒、可、能!

木兔:
我有照片

黑尾:
怎麼重要的事你現在才說?!!!!!

及川:
你真的是我見過最笨的人

岩泉:
不準這麼說人!你還不是一樣!

及川:
小岩這麼說我好傷心(;´༎ຶД༎ຶ`)

月島:
請給我圖

黑尾:
請給我圖

月島:
黑尾前輩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複製我的話

黑尾:
為啥

月島:
......好煩

研磨:
阿黑哭了

木兔:
哈哈哈哈哈— !有人失戀囉~(^з^)

黑尾:
你在胡說什麼┻━┻︵╰(‵□′)╯︵┻━┻

月島:
原來黑尾前輩真的喜歡我......

黑尾:
什麼鬼原來?!

山口: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夜久:
發球小子別哭

及川:
別哭

岩泉:
忍住淚水

黑尾:
是我會贏的意思嗎(((o(*゚▽゚*)o)))

月島:
開不是

研磨:
阿黑死掉了

木兔:
終於找到照片 影日.jpeg

日向:
不!這是合、合成的!!!

及川:
嗚哇啊~~~~~ !!!太有愛了!!!小岩我們也要拍張!!!

岩泉:
別做夢◉‿◉

大地:
孝支,我們......

菅原:
好啊⁄(⁄ ⁄ ⁄ω⁄ ⁄ ⁄)⁄

及川:
小岩!為啥人家的戀人這麼主動?!你到底在幹啥?!哼(╯‵□′)╯︵┻━┻

岩泉:
因為你的戀人是我

及川:
我錯了(≧▽≦)

黑尾:
不抱希望地問......

月島:
拍照是不可能的

黑尾:
不拍照就可以了嗎?!(((o(*゚▽゚*)o)))

山口:
阿月 Σ(゚д゚lll)

月島:
下次見面才算了吧

黑尾:
你現在在家嗎?別走開,我現在就來!

月島:
好啊,那以後我們就沒瓜沒割了

及川:
四眼小子好殘忍( ・᷄ὢ・᷅ )

岩泉:
我好多了,是吧

及川:
大愛小岩(⁎⁍̴̛ᴗ⁍̴̛⁎)

影山:
我們其實......

日向:
真的要說嗎?

研磨:
快說

大地:
還不好意識什麼鬼(˶‾᷄ ⁻̫ ‾᷅˵)

黑尾:
不好意思什麼鬼(˶‾᷄ ⁻̫ ‾᷅˵)

木兔:
不好意思什麼鬼(˶‾᷄ ⁻̫ ‾᷅˵)

日向:
我們交往了

影山:
......嗯

日向:
這麼冷淡什麼意思?!

影山:
好啦好啦我愛你啦行了吧?!

及川:
((((;゚Д゚)))))))

黑尾:
((((;゚Д゚)))))))

灰羽:
((((;゚Д゚)))))))

木兔:
赤葦,我也要((((;゚Д゚)))))))

赤葦:
木兔前輩,請別任性

黑尾:
下次我會跟大家分享我和月月的吻照,敬請期待(≧▽≦)

月島:
不會的

及川:
期待喔~

木兔:
赤葦~

赤葦:
話說,今天是2017?

菅原:
好像是欸!新年快樂(・ω・)ノ

大地:
祝大家接球越來越厲害!

東峰:
新年快樂(・ω・)ノ

及川:
希望大家永遠也接不了我的發球(⁎⁍̴̛ᴗ⁍̴̛⁎)

西谷:
接到的喔

大地:
接到的喔

夜久:
接到的喔

日向:
希望我可以擁有跟那什麼魚合體的高度( ̀⌄ ́)

影山:
不行

日向:
為啥?!( ・᷄ὢ・᷅ )

影山:
男朋友襯衫福利

日向:
好吧(˶‾᷄ ⁻̫ ‾᷅˵)

黑尾:
月月,我現在要見你

研磨:
這已經不是新年願望而是現在慾望了吧

月島:
找到我就行啊,不敢嗎?

黑尾:
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見到我時止不住的臉紅心跳吧

月島:
誰怕誰◉‿◉

灰羽:
夜久前輩、研磨前輩、日向,新一年要快高長大喔~!

夜久:
太久沒讓人揍是吧

黑尾:
你們可以看看場合嗎?灰羽魚躍500次

研磨:
以後都不給你托球

日向:
高個子又怎麼啦?!得罪你嗎?!

灰羽:
我可衷心祝福大家的喔?!為啥大家有這樣的反應?!

及川:
不覺得單細胞太多了嗎?

岩泉:
怎麼突然變正常?不過同意

黑尾:
同意

月島:
無法再同意

日向:
@影山,他們說你

影山:
說你

日向:
說你

影山:
說你

日向:
你啊

影山:
一定是你

日向:
其他人呢?

影山:
不知道

日向:
明天是不是去看《排球帥哥》?

影山:
2:00p.m. 老地方?

日向:
包子店?

影山:


及川:
沒有人想知道你們明天約會看什麼電影和老地方在哪裏!通通給我私聊去!(╯‵□′)╯︵┻━┻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第二篇能趕到太好啦(˶‾᷄ ⁻̫ ‾᷅˵)
希望大家看得清楚,不會混亂
上一篇得到這麼多心心也是嚇到了Σ(゚д゚lll)
謝謝各位太太的厚愛(((o(*゚▽゚*)o)))
但沒法一一回覆真是太抱歉了( ・᷄ὢ・᷅ )
會努力一一回覆的( ^ω^ )
祝大家新年快樂(*≧ω≦)
而且大家會不會想看簡體?
我聽大家的!
圖在p站拿的(˶‾᷄ ⁻̫ ‾᷅˵)

影日、及岩、兔赤

#日常小段子
#全員已交往設定

1、當小受收到情書
影日
女生:日、日向同學!請你收下!
日向:欸?!!!是挑戰書嗎?!
(跑去找影山)
日向:影山!我收到挑戰書啦!而且是個女生來著。
影山:拿來看看(拆開)(怎麼不吐槽
日向:怎樣?怎樣?
影山:......(想扔掉)
日向:你幹什麼?!(搶回)
影山:不——!
日向:日向同學,我、喜、歡、你....
噢!!!我這是收到情書嗎?!哈哈~好開心喔~
影山:收到情書好開心嗎?!
日向:是蠻開心噠啦但還是是比不過影山的一句喜歡嘛~
影山:(受到十萬點傷害)

及岩
岩泉:這什麼鬼?(信封飄落)
及川:讓及川先生看看~(終於來了嘛~情、敵)
岩泉:難道是情書?
及川:是情書,又是放錯地方的情書喔~明明是想給及川先生的~
岩泉:又是這樣,那些人難道沒眼睛看嗎?
及川:(他們有喔,看得清清楚楚,但只有單純又可愛的小岩才信是放錯的喔~)
結果:岩泉已經被騙了n次

兔赤
木兔:赤葦、我幫你拿鞋子好嗎?
赤葦:好啊,木兔前輩
木兔:這!這!
赤葦:怎麼了,木兔前輩?
木兔:沒!沒什麼!(搾成一團)
赤葦:那是......
木兔:(塞入嘴裏)
赤葦:好、好啦!我不看啦!木兔前輩拜託你快點吐出來!!!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看這麼多
第一次寫xd
自己都非常喜歡萌萌噠小段子
希望大家喜歡

《除夕 • 烟花约》平和 同人文 甜甜文

我不会告诉你们其实是因为错过了圣诞才灵机一动想到这梗的#(哈哈)
希望大家会喜欢#(笑眼)
这是短篇,最多上中下(?)和后日谈,
但要看大家想不想看#(委屈)
现在先发个序文,希望大家收藏收藏,
这两天一定能完! (我希望
和叶漂亮和服照镇楼#(爱心)到p站去支持原作者喔
第一次发平和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哈哈)

~~~~~~~~~~~~~~~~~~~~~~~~~~~~

机车在和叶家门前停了下来,和叶拿下头盔,挥挥马尾,打算把头盔还给平次,
这个时候—
一张海报映入和叶的眼帘

和叶家门前的灯柱上,黏着一张写着「除夕倒数祭典!来明王院*参拜成田山不动尊*!祈求新一年交通安全*、平平安安!」
衬底的是上空绽放着烟火的祭典大街,上头写着日期地点。

如果和平次去一定很开心吧......算了吧,平次不会感兴趣的

看着看海报看呆的和叶,平次的罪恶感油然而生,刚刚那个平安夜又因为案件看不到灯饰*,真是的......

「想去吗?」平次的语气跟有点憋扭但和叶并没注意
「欸...并、并没有特别......」被读心的和叶慌忙否认,但心里还是有点期待平次的邀约
「那明晚十时我来接你吧」平次装傻般敲定了明晚的约会
「喔、喔,」过了两秒:「欸—!!!!!」
这时脸红得不像话的平次已骑上机车,在和叶的惊讶中张扬而去。
~~~~~~~~~~~~~~~~~~~~~~~~~~~~
「母亲,父亲,」和叶的话打破了饭桌的静默。
其实和叶得到平次的邀请是很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但是她从来没试过这么晚才出门,更别说回家的时间......
和叶更担心父母是否允许
「那个、那个我......」
「你想说,你想去除夕参拜?」远山紫*反问
「欸、欸?!你怎么会知道?!」和叶被吓了一跳,怎么办?真的不让去吗?要深夜偷走吗? (私奔吗)
「我看见海报了,蛮吸引的嘛」紫妈妈说道:「跟平次去吗?」
「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和叶开始担心她妈有没有装偷听器在她身上
「除了平次,你还能跟谁去?」这次说话的是远山银司郎,和叶的父亲
「话又不是这么说......你女儿还是有朋友的......」和叶想要用话语平复脸上的红潮
「那吃完饭我们来试和服吧!」紫开心的说着:「老公......」
「是啦是啦,碗我洗」怕了你们,银司郎爸爸说
「谢谢老公!」
换来了爱妻甜美的感谢。

只剩和叶自己在风中凌乱。
~~~~~~~~~~~~~~~~~~~~~~~~~~~~~~~
从来没想过父母会这么容易答应的和叶呆了呆,下一秒已经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开始幻想明晚的约会,醒过来才连忙解决剩下的饭菜,去试和服。

「和叶~找到啰~」
紫妈妈其实是因为静华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才知道平次那小子终于有行动,虽说有点危险,但平次在,应该没关系吧(?)

试过合身后,和叶便蹦蹦跳跳地回房间睡觉,幻想着明晚的约会。
~~~~~~~~~~~~~~~~~~~~~~~~~~~~~~~
「搞定!漂亮死了!不愧是我女儿!」紫妈妈打完腰带的蝴蝶结,不禁感叹道:「来涂口红吧」
这时银司郎爸爸经过,被紫妈妈叫住了:「怎样怎样?我们的女儿是不是变大美人?」
「......」银司郎爸爸沉默了一会:「跟紧点平次」

「你爸爸的意思是,你现在这么漂亮要小心点,跟紧平次,别让人调戏,知道吗?」懂读心术的紫妈妈说

「叮咚~」
这时门钟响起,

「平次来了吗?」紫妈妈不怀好意地说:「这么早到」
「母、母亲!」和叶的脸又是一红:
「我出门口啦」
「早点回来喔~!」

穿好草履,深呼吸,开门

寒风凛冽的夜幕下,只有街灯那微弱的光线,不见那机车,只见那熟悉的男人,身穿剑道部服(就是袴),不同平日,平次穿上了羽织,立刻多添了几分帅气。
和叶是看呆了,但过了两秒,她就变回平日大剌剌的自己
「平次,今天到底吹什么风?你怎么早到了?还早那么多?」
「什、什么嘛,只不过是早十五分钟,很正常吧!」平次只好以反驳隐藏自己的不好意思,还不是那老妈嚷着说什么约会就该早到什么的..... .
「那你现在满意不满意?!」平次倒是没耐性了
「哼,如果你每次都准时到,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和叶出奇冷静答道:「是很满意啦......」然后别过脸悄悄说
「你、你说很满意?」平次有点惊讶,心想:要不下次也早点到吧......

明王院离他们家不近不远,大概走个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原本路上只有寥寥街灯,微弱的灯光根本无法看清楚和叶的装扮,只隐隐若若知道她也穿了和服,梳了可爱的丸子头,用粉色丝带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其他......都看不清

虽然平次不会承认,但此刻自己心痒痒的想要看和叶的全相—啊不,是模样啦模样

越近明王院,人越多,祭典灯笼从神社门口一路延伸出去,整齐排列在人山人海的祭典大街旁,停在象征神之居*的鸟居前,祭典的热闹和民宅的寂静形成强烈对比,踏进鸟居后好比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神的极乐世界。

祭典于十时正开始,平次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五分,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去逛逛,吃下东西,去参拜,最后在正十二时放长若三分钟的烟火,约一个小时后,祭典才正式结束。

来到鸟居前,平次才得以清楚看见和叶的样子,不明显但平次知道和叶化了淡淡的妆,最明显的是那唇蜜,平次看着看着差点给吻了下去。

和叶身穿的和服是在她初中毕业的时候,婆婆送她的礼物,浅粉红色衬底,上头是朵朵樱花,大的小的,粉的白的,宛若世界上的樱花瓣都飘落在她身上。

就像那个时候—

盛开的樱花树下,拍着皮球唱着歌的小女孩,多添了几分美,几分姿色,宛如青楼上娇艳欲滴的花𣁽,让天下的男人倾之若慕。

不行,不能让其他男人碰到她、沾污她
没看少女漫画的平次开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独占欲」

强势地拖起小手,
「走吧,」
~~~~~~~~~~~~~~~~~~~~~~~~~~~~~~~
在平次看出神的时候,和叶观察着平次的脸部表情
很奇怪吗?没理由啊......但一路上很多人看着我(们)欸......
难道是我太漂亮了吗? !
笨蛋和叶!别自大了!你有病吗? !

突然,手传来一阵温暖,低头一看—
平、平次搞什么啦? !
虽说不是第一次牵手,但平常还是不会这么做的。
全靠凛冽刺骨的寒风,和叶的心动才得以掩盖。
~~~~~~~~~~~~~~~~
「叮~当~」「啪!啪!」
在参拜殿前排了十分钟左右,才轮到两小口,眼见身后长长的人龙,两人都自动加快速度,许愿后便走了。

「呐,平次,你许了什么愿?」和叶轻轻问道
「迟、迟点你就知道了」平次不打算告诉她,说刚刚他许愿一会的告白要顺顺利利

他从来不认为他的告白会失败,因为和叶老早已经告白了,只要没有什么案件发生—
是啊,一直都是案件打乱我的计划
但如果要他从中取舍—
和叶吧......大概
不能推理,他还有剑道;
没了和叶—
他什么都没有了

「啊!是苹果糖!还有炒面!」平次还没来得及问和叶的愿望是什么,和叶下一秒已经被大街的摊位吸引住了:「呐!平次想吃什么?全部看上去都很好吃欸......」
「吃这么多,当心胖死」
「啊!啊!死黑碳!你说什么?你什么都别吃!别吃!」

最后平次还是乖乖交出钱包:
「唉......炒面吗?」
「老板给两份炒面!」
「一份好了!你不是还要吃其他吗?」
「欸?你不是说胖吗?」
「我、我想吃章鱼小丸子」
「喔,」总觉得平次今天怪怪的:
「老板!炒面一份就好了!」
~~~~~~~~~~~~~~~~
东奔西走,买齐章鱼小丸子和苹果糖后,平次走着走着不知道带了和叶(和自己)去哪里,但那里静得连风吹都听到,跟大街的喧闹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最适合表白的地方

坐在石头上的两人开始互相喂食(喂!
苹果糖一路上已经吃完了,只剩些炒面和章鱼小丸子

这时平次看看表:11:45 p.m.

「还有十五分钟就放烟花啰」
「欸?这么快!得赶紧吃完才行......」

「啊—」平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张开嘴,像金鱼一样想让和叶喂食
在发现了自己这愚蠢(呆萌)的举动后,他就立马后悔了,现在是要怎么了? !继续张开嘴吗? !

看见的和叶先是吓了一跳,再来就是—
是要我喂的意思吗?喂?不喂?
最后,心底「想喂」的欲望战胜了然后和叶便立马把炒面塞进去平次的口里

「唔!」这就是一下子塞太多的结果
不过还好她没无视我......要不,我的尊严就此毁于一旦了......

「噗—噗噗噗—」
「啊!开始啦!平次开始了!」
「是的是的,」好,作战计划开始

三、二、一

从后拥上和叶,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僵了僵,
「平次......?」轻轻的询问,和叶不否认此刻的她对接下来发生的事充满期待
「听我说,和叶,」平次深呼吸,就算现在天突然塌下来他也不会停下来:
「和叶,我喜欢你,一直一直都喜欢你」心灵相通般,意识到平次的话还没完,和叶屏息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她等了十七年的话

平次把和叶转过去,对着自己:
「让我的未来不能没有你好吗?让我一直在你身边,守护你,保护你,好吗?」
平次眼神坚定地看着和叶双眸,

「唔—」
眼前的风景突然变成朦胧水彩,平次的脸都模糊起来了,眼泪从眼角滑落,低声的鸣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泣不成声的和叶努力的想要说点什么,但她使不上劲,平次虽然知道和叶是太开心了但还是不知所措,

「真是的」抱紧怀里依人:「还要看吗?烟花还没完」
「啊!要!」是罢连忙小步跑向栏杆

这时,平次的手机震了
「不是吧......」经过多番挣扎,最后还是拿出手机,
「平次记得拍照喔!听说和叶今天美得不像话(单眼)加油!老妈老爸都支持你!」
「......」害我内心挣扎那么久!就算是老妈都不能原谅!

「拍照吗......」点下「相机」举起

「平次!快要完了!还不过来!」见平次这么久还没过来,和叶不情愿地移开视线,叫平次过去

「咔嚓!」

「平次?」
「现在就来!」

那大概会是服部平次一生中拍得最美的照片吧,虽然靠的只是漂亮的模特和难得的背景

走到和叶旁边
「和叶」
「怎么—」

远看,只见一对情侣嘴唇相触,比除夕夜空中的烟花更夺目

全文完

《遥不可及》五 、醉酒 [超甜,可单独看]

「干杯!!!」

在所有的赛事完结后,选手村里的中国泳队都挤在孙杨的房间里,庆祝一番


唯独傅园慧


平日最大声喊干杯的人消沉着


都是因为我......傅园慧妳不可以这么想!

但确实是......我难辞其咎......


「傅园慧!」

名字突然被叫,吓了傅园慧一跳:

「是!」抬头一看——

是叶子她们:

「妳不是没错,但妳的错并不在妳身上!我也有错,她也有错!你这样全揽在自己身上岂不是显得我们小气?打起精神~」

叶子大概是醉了,平常她很少说这么多话


虽然粗声粗气,但却句句温暖


把傅园慧的自责融掉一半


「傅园慧!」

又被叫了——但瞬间听出那是谁的声...

《遥不可及》四 、然后

里约奥运游泳场馆——


噗——!


一排人同时跳进水里,游着背泳


不可以放弃,不可以——

四年的努力就看这了——

你不可以输的——

傅园慧——


在拼尽全力后松了口气,连忙转头看成绩


啊......第四......

心里的失落油然而生


失落却在准备生长的一瞬,被主人抹杀掉


嘛......第四还不错啊......傅园慧,提起精神!


一路走到采访区,好像看见了谁


——杨哥?他不是去领奖了吗?

——我真是想他想到有幻觉了


但是——

迎面而来的却真的是孙杨


「?!」吓了一跳的傅园慧反应不了


孙杨张开双臂,抱了抱傅园慧,临走前...

这不是我们小工举吗???!!!

但他其实是孙杨!!!!!!

好像喔!!!

只有我一个这么想吗。。。。。。

远洋cp《遥不可及》三 、在不久的将来,往后的未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杨不再哭了,冷静下来


傅园慧跟他拉开距离,两眼直直地看着他双眼,


那个时候,孙杨眼里只有傅园慧


如果杨哥的眼里永远只有我,那该多好——傅园慧心里暗想,却没有表达出来


这个时候——


「讷,你看,你的眼里只有我,」孙杨突然道:

「所以,在不久的将来,往后的未来——希望你的眼里,也只有我」


。 。 。 。 。 。 。 。 。 。 。 。 。 。 。 。 。 。 。 ...

运洋cp《遥不可及》二 、特别之人

她于他而言,一直都是特别的,不论什么时候


不论他心情好不好,不论他舒不舒服,不论他有没有女朋友


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之下,他竟然能得到安慰


一种以前所有女友都无法给予的安慰;无法驾驭的脾气


在绝望中的那点光是多么耀眼,多么重要


这到底是有多少运动员渴望的珍宝啊


以上,是孙杨定神看着傅园慧想的结论


「杨哥,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


孙杨第三次笑说:「没有啊——」顿了顿:「有也没关系」


杨哥搞啥 傅园慧心想 对处于低谷的师兄也没多想(还是不敢多想?)


「快进来吧,冷气都溜走了」说着拉起孙杨的手,道:「到我安...

远洋cp 《遥不可及》一 、努力

事情发生在里约前夕


「傅爷」

「杨哥?怎么了」

「我啊...如果今次奥运赢了金牌,我会开始努力的」

「蛤?你一直都很努力啊?而且奖牌是拿定的啦,你还是快作准备吧......话说......你要『努力』什么事情?」

「不告诉你」

「欸?!怎么不告诉我?!你第一次不跟我说秘密!欸...告诉我告诉我!」

「不告诉你」

「哼!你信不信我玩你一辈子耳朵!」

「好啊」孙杨笑了,说着还低下头,让她玩

「怎么搞的......」傅园慧一头雾水,但还是乖乖的玩她杨哥的耳朵。


。 。 。 。 。 。 。 。 ...

© 雲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