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咩

咩、咩、咩 ~

《遥不可及》五 、醉酒 [超甜,可单独看]

「干杯!!!」

在所有的赛事完结后,选手村里的中国泳队都挤在孙杨的房间里,庆祝一番


唯独傅园慧


平日最大声喊干杯的人消沉着


都是因为我......傅园慧妳不可以这么想!

但确实是......我难辞其咎......


「傅园慧!」

名字突然被叫,吓了傅园慧一跳:

「是!」抬头一看——

是叶子她们:

「妳不是没错,但妳的错并不在妳身上!我也有错,她也有错!你这样全揽在自己身上岂不是显得我们小气?打起精神~」

叶子大概是醉了,平常她很少说这么多话


虽然粗声粗气,但却句句温暖


把傅园慧的自责融掉一半


「傅园慧!」

又被叫了——但瞬间听出那是谁的声音

「杨哥?」走到孙杨身边,盘坐在旁


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我跟妳說...妳啊......就算......输了,四年后再去不就行了.....吗?别执着于......这一两次......」

看来杨哥也有点醉了


但对于平日并不擅长说这些的杨哥,她的自责已经被彻底溶解


「好!」傅园慧拿起装得满满的啤酒杯,大喊:「干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约十点左右大家都回房里去,那是基于运动员的习惯


原本跟孙杨同一个房间的宁责涛等人也都走了

大家都有共识,给孙杨和傅园慧留点空间


在傅园慧发现人都走了以后,她才发现自己被摆了一道

「唉......」但你我都知道,傅园慧是绝对不会弃她的杨哥不顾


一路尝试把醉酒的孙杨拖回房间,换了各种姿势都不行

他太重了


孙杨一路都没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

傅园慧忍不住了:

「拜托杨哥!你如果能走就自己走起来吧!」


这个时候,孙杨真的站了起来

「谁说我醉!我没有!」

「是是是」


孙杨的手搭上了傅园慧的肩

「哇噻......」一瞬间,重量都落在她的身上

「杨哥你到底是有多重......」

「我89!」

「哇,你还真清醒......」

「当然!」


在一阵又一阵呼叫声中,他们终于走到孙杨的房间


「杨、杨哥,门你开」

「咔嚓」

门开了


用尽洪荒之力把孙杨挞到床上,孙杨却还拉着她的衫角


「呜哇——噗」


傅园慧就学叠叠乐一样趴在孙杨身上,但是开没有对正,就像「十」字


「真是的......」爬起来的傅园慧说


这时——


「哇——你干啥啊?!啊!」


原来,

孙杨这次拉回傅园慧的手

傅园慧一下子就跟孙杨重叠在一起


傅园慧的脸快速烧红

「你、你、你干嘛!」


这时孙杨的手环上傅园慧的腰

「!!!」

傅园慧已经吓到出不了声


「傅园慧......」孙杨轻语道

她抬头瞧了瞧孙杨

他那双眼睛在盯着她

眼里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信息

什么不可错过的信息


「什...么...啦......」未曾见过傅园慧羞成这样的样子,孙杨笑了:

「妳害羞啦?哈哈——」

「才、才没有!我只是很热!」傅园慧死命抵赖

「是吗?」孙杨拥得更紧

「!」不只是脸红,傅园慧开始发热

「妳怎么啦?」孙杨坏心眼地问

「杨哥你喝醉啦!」傅园慧赶紧转移话题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你有」

「你再多说一遍试试看」

「杨哥,你喝醉啦」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傅园慧好像转了个圈


不妙


这、这是什么姿势? !


孙杨跨在傅园慧身上


没错,就是那种姿势


再这样下去不行,节操已经没了,精操不可以掉!


但最让傅园慧在意的是自己的心跳


众所周知,运动员的心跳非常慢


但傅园慧现在的心跳似乎回到还没开始游泳的状态


——太快了吧......傅园慧,冷静!冷静!


这个可是杨哥哦,不可能!

他只是喝醉了

嗯!


「那个......杨哥——」

「我 没 醉 !」孙杨再宣示自己并没有醉

傅园慧顿时放松,笑道:

「是,是,你没醉」


「傅园慧,」孙杨的声线强而有力


落下的不是其他而是一个呼天抢地的狂野之吻


粗鲁的扒开傅园慧的牙齿,就这么把舌头伸进去


傅园慧的脑子都空白了


你知道的,游泳的肺活量很大的


傅园慧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慢得像慢镜一样


在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同时没任何经验的傅园慧被孙杨任意鱼肉


口水都流出来了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接吻后,傅园慧大口地呼吸着


她快窒息了


两手捧着傅园慧的头,用命令般的语气道:

「我爱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篇超甜~

不过有点太长。。。

评论
热度(18)
© 雲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