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咩

咩、咩、咩 ~

《除夕 • 烟花约》平和 同人文 甜甜文

我不会告诉你们其实是因为错过了圣诞才灵机一动想到这梗的#(哈哈)
希望大家会喜欢#(笑眼)
这是短篇,最多上中下(?)和后日谈,
但要看大家想不想看#(委屈)
现在先发个序文,希望大家收藏收藏,
这两天一定能完! (我希望
和叶漂亮和服照镇楼#(爱心)到p站去支持原作者喔
第一次发平和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哈哈)

~~~~~~~~~~~~~~~~~~~~~~~~~~~~

机车在和叶家门前停了下来,和叶拿下头盔,挥挥马尾,打算把头盔还给平次,
这个时候—
一张海报映入和叶的眼帘

和叶家门前的灯柱上,黏着一张写着「除夕倒数祭典!来明王院*参拜成田山不动尊*!祈求新一年交通安全*、平平安安!」
衬底的是上空绽放着烟火的祭典大街,上头写着日期地点。

如果和平次去一定很开心吧......算了吧,平次不会感兴趣的

看着看海报看呆的和叶,平次的罪恶感油然而生,刚刚那个平安夜又因为案件看不到灯饰*,真是的......

「想去吗?」平次的语气跟有点憋扭但和叶并没注意
「欸...并、并没有特别......」被读心的和叶慌忙否认,但心里还是有点期待平次的邀约
「那明晚十时我来接你吧」平次装傻般敲定了明晚的约会
「喔、喔,」过了两秒:「欸—!!!!!」
这时脸红得不像话的平次已骑上机车,在和叶的惊讶中张扬而去。
~~~~~~~~~~~~~~~~~~~~~~~~~~~~
「母亲,父亲,」和叶的话打破了饭桌的静默。
其实和叶得到平次的邀请是很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但是她从来没试过这么晚才出门,更别说回家的时间......
和叶更担心父母是否允许
「那个、那个我......」
「你想说,你想去除夕参拜?」远山紫*反问
「欸、欸?!你怎么会知道?!」和叶被吓了一跳,怎么办?真的不让去吗?要深夜偷走吗? (私奔吗)
「我看见海报了,蛮吸引的嘛」紫妈妈说道:「跟平次去吗?」
「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和叶开始担心她妈有没有装偷听器在她身上
「除了平次,你还能跟谁去?」这次说话的是远山银司郎,和叶的父亲
「话又不是这么说......你女儿还是有朋友的......」和叶想要用话语平复脸上的红潮
「那吃完饭我们来试和服吧!」紫开心的说着:「老公......」
「是啦是啦,碗我洗」怕了你们,银司郎爸爸说
「谢谢老公!」
换来了爱妻甜美的感谢。

只剩和叶自己在风中凌乱。
~~~~~~~~~~~~~~~~~~~~~~~~~~~~~~~
从来没想过父母会这么容易答应的和叶呆了呆,下一秒已经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开始幻想明晚的约会,醒过来才连忙解决剩下的饭菜,去试和服。

「和叶~找到啰~」
紫妈妈其实是因为静华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才知道平次那小子终于有行动,虽说有点危险,但平次在,应该没关系吧(?)

试过合身后,和叶便蹦蹦跳跳地回房间睡觉,幻想着明晚的约会。
~~~~~~~~~~~~~~~~~~~~~~~~~~~~~~~
「搞定!漂亮死了!不愧是我女儿!」紫妈妈打完腰带的蝴蝶结,不禁感叹道:「来涂口红吧」
这时银司郎爸爸经过,被紫妈妈叫住了:「怎样怎样?我们的女儿是不是变大美人?」
「......」银司郎爸爸沉默了一会:「跟紧点平次」

「你爸爸的意思是,你现在这么漂亮要小心点,跟紧平次,别让人调戏,知道吗?」懂读心术的紫妈妈说

「叮咚~」
这时门钟响起,

「平次来了吗?」紫妈妈不怀好意地说:「这么早到」
「母、母亲!」和叶的脸又是一红:
「我出门口啦」
「早点回来喔~!」

穿好草履,深呼吸,开门

寒风凛冽的夜幕下,只有街灯那微弱的光线,不见那机车,只见那熟悉的男人,身穿剑道部服(就是袴),不同平日,平次穿上了羽织,立刻多添了几分帅气。
和叶是看呆了,但过了两秒,她就变回平日大剌剌的自己
「平次,今天到底吹什么风?你怎么早到了?还早那么多?」
「什、什么嘛,只不过是早十五分钟,很正常吧!」平次只好以反驳隐藏自己的不好意思,还不是那老妈嚷着说什么约会就该早到什么的..... .
「那你现在满意不满意?!」平次倒是没耐性了
「哼,如果你每次都准时到,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和叶出奇冷静答道:「是很满意啦......」然后别过脸悄悄说
「你、你说很满意?」平次有点惊讶,心想:要不下次也早点到吧......

明王院离他们家不近不远,大概走个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原本路上只有寥寥街灯,微弱的灯光根本无法看清楚和叶的装扮,只隐隐若若知道她也穿了和服,梳了可爱的丸子头,用粉色丝带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其他......都看不清

虽然平次不会承认,但此刻自己心痒痒的想要看和叶的全相—啊不,是模样啦模样

越近明王院,人越多,祭典灯笼从神社门口一路延伸出去,整齐排列在人山人海的祭典大街旁,停在象征神之居*的鸟居前,祭典的热闹和民宅的寂静形成强烈对比,踏进鸟居后好比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神的极乐世界。

祭典于十时正开始,平次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五分,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去逛逛,吃下东西,去参拜,最后在正十二时放长若三分钟的烟火,约一个小时后,祭典才正式结束。

来到鸟居前,平次才得以清楚看见和叶的样子,不明显但平次知道和叶化了淡淡的妆,最明显的是那唇蜜,平次看着看着差点给吻了下去。

和叶身穿的和服是在她初中毕业的时候,婆婆送她的礼物,浅粉红色衬底,上头是朵朵樱花,大的小的,粉的白的,宛若世界上的樱花瓣都飘落在她身上。

就像那个时候—

盛开的樱花树下,拍着皮球唱着歌的小女孩,多添了几分美,几分姿色,宛如青楼上娇艳欲滴的花𣁽,让天下的男人倾之若慕。

不行,不能让其他男人碰到她、沾污她
没看少女漫画的平次开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独占欲」

强势地拖起小手,
「走吧,」
~~~~~~~~~~~~~~~~~~~~~~~~~~~~~~~
在平次看出神的时候,和叶观察着平次的脸部表情
很奇怪吗?没理由啊......但一路上很多人看着我(们)欸......
难道是我太漂亮了吗? !
笨蛋和叶!别自大了!你有病吗? !

突然,手传来一阵温暖,低头一看—
平、平次搞什么啦? !
虽说不是第一次牵手,但平常还是不会这么做的。
全靠凛冽刺骨的寒风,和叶的心动才得以掩盖。
~~~~~~~~~~~~~~~~
「叮~当~」「啪!啪!」
在参拜殿前排了十分钟左右,才轮到两小口,眼见身后长长的人龙,两人都自动加快速度,许愿后便走了。

「呐,平次,你许了什么愿?」和叶轻轻问道
「迟、迟点你就知道了」平次不打算告诉她,说刚刚他许愿一会的告白要顺顺利利

他从来不认为他的告白会失败,因为和叶老早已经告白了,只要没有什么案件发生—
是啊,一直都是案件打乱我的计划
但如果要他从中取舍—
和叶吧......大概
不能推理,他还有剑道;
没了和叶—
他什么都没有了

「啊!是苹果糖!还有炒面!」平次还没来得及问和叶的愿望是什么,和叶下一秒已经被大街的摊位吸引住了:「呐!平次想吃什么?全部看上去都很好吃欸......」
「吃这么多,当心胖死」
「啊!啊!死黑碳!你说什么?你什么都别吃!别吃!」

最后平次还是乖乖交出钱包:
「唉......炒面吗?」
「老板给两份炒面!」
「一份好了!你不是还要吃其他吗?」
「欸?你不是说胖吗?」
「我、我想吃章鱼小丸子」
「喔,」总觉得平次今天怪怪的:
「老板!炒面一份就好了!」
~~~~~~~~~~~~~~~~
东奔西走,买齐章鱼小丸子和苹果糖后,平次走着走着不知道带了和叶(和自己)去哪里,但那里静得连风吹都听到,跟大街的喧闹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最适合表白的地方

坐在石头上的两人开始互相喂食(喂!
苹果糖一路上已经吃完了,只剩些炒面和章鱼小丸子

这时平次看看表:11:45 p.m.

「还有十五分钟就放烟花啰」
「欸?这么快!得赶紧吃完才行......」

「啊—」平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张开嘴,像金鱼一样想让和叶喂食
在发现了自己这愚蠢(呆萌)的举动后,他就立马后悔了,现在是要怎么了? !继续张开嘴吗? !

看见的和叶先是吓了一跳,再来就是—
是要我喂的意思吗?喂?不喂?
最后,心底「想喂」的欲望战胜了然后和叶便立马把炒面塞进去平次的口里

「唔!」这就是一下子塞太多的结果
不过还好她没无视我......要不,我的尊严就此毁于一旦了......

「噗—噗噗噗—」
「啊!开始啦!平次开始了!」
「是的是的,」好,作战计划开始

三、二、一

从后拥上和叶,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僵了僵,
「平次......?」轻轻的询问,和叶不否认此刻的她对接下来发生的事充满期待
「听我说,和叶,」平次深呼吸,就算现在天突然塌下来他也不会停下来:
「和叶,我喜欢你,一直一直都喜欢你」心灵相通般,意识到平次的话还没完,和叶屏息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她等了十七年的话

平次把和叶转过去,对着自己:
「让我的未来不能没有你好吗?让我一直在你身边,守护你,保护你,好吗?」
平次眼神坚定地看着和叶双眸,

「唔—」
眼前的风景突然变成朦胧水彩,平次的脸都模糊起来了,眼泪从眼角滑落,低声的鸣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泣不成声的和叶努力的想要说点什么,但她使不上劲,平次虽然知道和叶是太开心了但还是不知所措,

「真是的」抱紧怀里依人:「还要看吗?烟花还没完」
「啊!要!」是罢连忙小步跑向栏杆

这时,平次的手机震了
「不是吧......」经过多番挣扎,最后还是拿出手机,
「平次记得拍照喔!听说和叶今天美得不像话(单眼)加油!老妈老爸都支持你!」
「......」害我内心挣扎那么久!就算是老妈都不能原谅!

「拍照吗......」点下「相机」举起

「平次!快要完了!还不过来!」见平次这么久还没过来,和叶不情愿地移开视线,叫平次过去

「咔嚓!」

「平次?」
「现在就来!」

那大概会是服部平次一生中拍得最美的照片吧,虽然靠的只是漂亮的模特和难得的背景

走到和叶旁边
「和叶」
「怎么—」

远看,只见一对情侣嘴唇相触,比除夕夜空中的烟花更夺目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18)
© 雲咩 | Powered by LOFTER